六方会谈幕后故事:中方讲了不少中国寓言故事

  六方会谈幕后故事:中方讲了不少中国寓言故事?消息灵通人士认为,第四轮六方会谈之所以能够达成共同文件,离不开前三轮会谈的努力和积累,“包子吃到第四个吃饱了,不能因此说前三个包子就白吃了,我只吃第四个就能饱。不能这样说。”六方会谈之所以能在此时达成共同文件,离不开更为深远的国际形势变化的因素。美国在面临诸多挑战的形势下,需要有这样一个外交政绩。美国门班子调整也是因素之一。赖斯主管美国国务院后,外交协调能力增强。新任美方团长希尔更显灵活,也有丰富的谈判经验。据悉,希尔在曾秘密接受朝方团长金桂冠邀请外出吃饭,并且相谈甚欢。朝方认为与希尔团队能谈起来。但消息灵通人士认为,形势比人强。第四轮六方会谈之所以能够通过共同声明,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谈判者本人的人格特点有何不同,而是因为与会六方达成共识的良好意愿从来没有这样强烈。

  共同声明的第一条首先确立了六方会谈的总体目标。朝方在放弃核计划的表述上让了一步。美方朝方放弃所有核计划,朝方则强调和平利用核能的。据悉,美国国务卿赖斯说至少“现有核计划”要废除。这是朝方在国际文件上首次公开表明弃核意愿。美方在文件中做出无意或入侵朝鲜的确认也很不容易。

  六方会谈期间,各方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与其他五国首都间电话不断,一些甚至带病工作。神经的高度紧张和注意力的高度集中竟使一些回答不出“在钓鱼台都吃了些什么”这样简单的问题。中方代表团一位平时习惯于在喝红茶时放些牛奶,但在工作最为紧张之际,他竟毫无意识地将醋作为牛奶倒进了红茶。“味道还不错,”他爽朗地笑道,“我准备申请专利了!”

  “六方会谈”已成为一个新的国际词汇。实际上,在六方会谈过程中,也曾有人提议,将六方会谈改在平壤、夏威夷或莫斯科等地举行。但更多的与会人士压倒性的意见认为,六方会谈地点的最佳选择仍是钓鱼台国宾馆的芳菲苑,有人说,在这里干扰最少。

  第二条做了朝方和美方承诺“采取步骤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表述,其中“根据各自双边政策”的表述也是对朝美双方的立场进行了高度概括,双方都有各自的双边政策,可以把各自对对方的关切和要求涵盖其中。关于“和平共存”的英文表述也有争议,常规表述是“coexistpeacefully”。据悉,苏联问题专家出身的赖斯国务卿认为,即使对于当年的苏联,美国都没有使用过这一词汇,怎么能写在与朝鲜相关的文件中呢?为此改为“live in peace together”,为避免过大改动,最后美方提出用“existpeacefullytogether”这一独特表述。芳菲苑与之间用电话推敲这一英文表述,就是9月19日全体会议推迟3个小时的主要缘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行行政执法公示制度执法全过程记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的指导意见》

  诚哉斯言。决心、信心、、耐心、平常心,一样也不能少。正如伟人诗曰: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在六方会谈现场的布置与座位排序上,方也是颇费神思。各代表团按国家名称英文首字母顺序就座,按照常规依次应为中国、朝鲜、日本、韩国、俄罗斯、美国,六方座位围成一个六边形。如果按此顺序,朝美双方怎么也不能相邻而坐。为了让朝美双方能够有更多的接触机会,方最终想出一个办法:即中方不使用通常代表“China”的字母“C”,而使用中华人全称(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首字母“P”来参加排序。这样一来,中方就坐到了日韩之间,而朝美双方就顺理成章地比肩而坐了。

  其四是多向沟通、频繁交流。与会各方几乎每天都要与各自国内上级进行交流,在芳菲苑直接用手机打国际长途的情景很常见。与会各方之间接触的节奏越来越快,次数越来越多。过去一轮会谈中,朝美双边接触两次就算不少了,现在他们一天中接触两次也很平常。最有代表性的是朝日双方,第四轮会谈第一阶段会议宣布休会后,朝日双方团长才进行了会议期间的首次短暂交谈;第四轮会谈第二阶段会议期间,朝日双方团长至少进行了五次双边接触,而且都是坐下来面对面谈。

  朝鲜半岛核问题由来已久,这次爆发是从2002年10月开始的。当年10月3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凯利访问朝鲜,一直到10月17日,美国才宣布朝鲜承认正秘密研制核武器。访问期间发生了什么,美国为何过一段时间才宣布,至今还是个谜。为了朝鲜半岛局势稳定,副总理任内的最后两次出访,一次是出席韩国总统卢武铉的就职仪式,另一次是作为特使访问朝鲜。在此基础上,2003年4月在举行了中朝美三方会谈。推动三方会谈的初衷是把朝美两家请到一起,搭起谈判的平台。但实际上,当时真正谈判的条件还不具备,朝美谈得很困难,谈判陷入僵局。

  其五是相互尊重、从善如流。9月19日是第四轮六方会谈最后一天,中方团长武大伟因为当日一早要陪同副总理出访,提议凌晨4时半开会。其他几方表示反对,说我们的会谈是正大的,为什么要夜里开会?同是最后一天,闭幕式刚刚结束,美方团长希尔就迅速离开钓鱼台国宾馆,打算回酒店向记者吹风后赶往机场。希尔乘车行至,接到电话听说还有六方团长共同会见记者,就立即驱车调头返回。这也是后来见诸部分的相关照片中没有出现希尔的缘故。

  “现在还远远不是陶醉的时候,”消息灵通人士说,“正如当年丘吉尔所说,这不是结局,这甚至不是结局的开始,而仅仅是开始的结局。六方会谈必将越谈越难,要有准备,既要有紧迫感,也要有平常心;既要有信心,更要有耐心。”

  在不断积累共识、缩小分歧、寻找共同点的过程中,六方充分展示了各自的智慧。第四轮会谈、中方团长武大伟为使会谈最终取得“讲了不少中国的寓言和故事”。在会谈陷于僵局之时,武大伟向各方代表讲了两户人家为盖院墙刚开始互不相让,最终悟得“让他三尺又何妨”的“六尺巷”的故事。会谈过程中也出东不同文化间的差异和特点。中、朝、韩、日代表团更加注重确定大目标后的原则性表述,并倾向于将尚有争议的细节模糊处理。美方则更多地注重于每一细节的字斟句酌。为此,在六方会谈文件中,有的词句甚至不是很合乎文法,如《第四轮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中关于“轻水反应堆”的英文译法最终不显示单复数,也没有冠词。许多国际文件中看似文法不通的地方,大体均为模糊处理的结果。

  六方会谈一走来,来之不易。《第四轮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中有很多实质内容,不光涉及到眼前问题,还关乎中长期的问题。共同声明虽然篇幅不长,但字字句句皆心血,体现了与会六方共同的意愿和智慧。

  几轮会谈下来,各方间更加熟识,也更加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在第四轮六方会谈闭幕式上,朝方团长金桂冠意味深长地说:中国有句成语说“山外有山”,我们翻过了一座“小山”(hill),发现前面还有更多的“崇山峻岭”(mountains)。

  ·【津云微视·现场】于家堡高铁站1月5日更名为滨海高铁站 京津车次更密集

  中方继续做工作,戴秉国副外长因此前去朝鲜。戴秉国曾任中联部部长,金正日委员长两次访华时他都是全程陪同。经过多方协商,最后金正日委员长同意举行六方会谈。2003年8月,第一轮六方会谈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内举行,六方第一次坐在一起。当时美国不同意和朝鲜单独进行直接面对面的双边接触,只能在芳菲苑大厅内有其他方在场的情况下进行双边接触。现在芳菲苑大厅四个角落里还摆放着沙发,就是因为当初美方只同意在这样的条件下与朝方谈判。第一轮会谈也曾尝试搞个文件,结果没搞成。

  首先是会谈方式多种多样。有全体会议、团长会、双边接触、三边乃至多边磋商等,团长们常常很随意地在陪谈席位上坐下便谈,而准备好的主谈桌却被冷落在一边。这种随时随地、不拘形式的会谈形式,早已打破了许多外交常规,以至于令人无法统计六方会谈到底举行了多少场双边和多边会晤。在第四轮会谈第二阶段最为之时,戴秉国副外长9月17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为六方团长举行了迎中秋晚宴,这又为各方接触创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良机。戴秉国的一番现场祝辞令人更为动情和耐人寻味:“中秋月最圆,在我们中国是家人团聚的美好日子,也是期待丰收的时刻。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共有一轮明月”……“各位肩负着重大的历史责任。相信大家会不负领导人的重托和人民的期待,更加努力地工作,不辱。”为了这一晚宴,已无月饼存货的钓鱼台国宾馆当天下午3时烤制出了最为新鲜的优质月饼,为当晚独特的“中秋外交”增添了有趣的谈资。

  2004年2月举行第二轮六方会谈,当时想搞个共同文件。六方没日没夜地谈,一个字一个字地计较。李肇星外长在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通话时讲了“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道理。美方经请示,同意了共同文件草案。此后朝方要求在共同文件中写明“还存在分歧”,这虽不是实质性的改动,但美方表示无法再因此请示国内。第二轮会谈也因此没有达成共同文件,改为发表声明。第三轮六方会谈援引先例也是发表了一个声明。为了这个声明,工作层从下午3时谈到晚上11时,不吃饭,不散会。声明中的表述还是虚多实少。

  第四轮六方会谈闭幕后,关于第四轮六方会谈的话题热度不减,各种议论不绝于耳。对所有采访六方会谈的记者来说,一墙之隔的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内如同幕后。《》记者近日采访了消息灵通人士,倾听他们解说六方会谈幕后的故事。

  其三为翻译方式。每个代表团各带4个语种的翻译在会议上进行交替传译,同时将发言者的谈话译成不同语言。这种方式在国际会议上绝无仅有。

  在国际重大热点问题上斡旋调解,使周边的爆炸性问题得到缓解,并且主导了一个国际文件的谈判,这在新中国外交史上还为数不多。六方会谈遵循灵活、务实的原则,在多边外交方面有许多创造性的做法。信手拈来,试述几例:

延伸阅读:

上一篇:管理寓言故事:行人与真理

下一篇:返回列表